亚太防务论坛(APDForum.com)是《亚太防务论坛》杂志的网络版;《亚太防务论坛》是一份由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出版的专业军事季刊。亚太防务论坛聘雇的通讯员主要报道和分析中国,印度,菲律宾,越南,日本,韩国和其他亚太国家的新闻。亚太防务论坛以及《亚太防务论坛》杂志为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军事人员提供了一个国际论坛。

麻烦之海

2011-07-01
《论坛》工作人员
2010 年 12 月,图片正中的中国渔船用绳索连成一片以阻碍韩国海岸警卫队快艇的干涉行动,韩方认为中国渔船在韩国海岸附近的黄海进行了非法捕鱼作业。韩国海岸警卫队官员称,2009 年他们共抓获 332 艘非法捕鱼的中国船只。 [法新社]

2010 年 12 月,图片正中的中国渔船用绳索连成一片以阻碍韩国海岸警卫队快艇的干涉行动,韩方认为中国渔船在韩国海岸附近的黄海进行了非法捕鱼作业。韩国海岸警卫队官员称,2009 年他们共抓获 332 艘非法捕鱼的中国船只。 [法新社]

2010 年 7 月,满载中国军用坦克的列车奔赴中国山东省港口城市烟台,此时正值美韩准备在黄海的相同海域举行联合军事演习之际。

这只是时间上的巧合吗?观察者认为并非如此。有人将中国的行动解读为对美韩联合军演的报复行为。中国则称他们只是在进行普通的军事保障训练。

在有争议的黄海和南海水域,包含了数十个小岛和珊瑚礁,且大部分分布在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岛链上。人们普遍认为,南海拥有包括石油和天然气在内的多种丰富自然资源。全球安全网 (GlobalSecurity.org) 估计,到 2020 年,随着经济增长,该地区亚洲国家的石油消耗将是现在两倍多。该地区有关国家在宣称对争议水域拥有主权的态度上也日趋强硬。

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的成员国对中国主张主权的战略一直非常关注,并开始在寻求争议解决方案的同时,重新部署其海上资源。2010 年 10 月,东盟国家(包括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越南、文莱、新加坡、老挝、柬埔寨、印度尼西亚和缅甸)与中国就加强在争议水域的合作进行了会谈。同时出席会议在越南举行的第 5 届东亚峰会)的还有澳大利亚、印度、日本、新西兰和韩国的代表。

这些国家正起草具有约束力的行为准则,以便“通过合作增进信赖和构筑信心……直至领土和管辖权问题得到和平解决”。

[来源:美国国防部,《2010 年中国军事与安全发展报告》,   http://www.defense.gov/pubspdfs/2010_CMPR_Final.pdf(2010 年 10 月 22 日);   马丁·斯图尔特-福克斯,《中国与东南亚简史》(悉尼:Allen & unwin,2003, R.B.克里布提供地图,“南海领土主权主张”,第 217 页(2010 年 11 月 12 日)。

[来源:美国国防部,《2010 年中国军事与安全发展报告》, http://www.defense.gov/pubspdfs/2010_CMPR_Final.pdf(2010 年 10 月 22 日); 马丁·斯图尔特-福克斯,《中国与东南亚简史》(悉尼:Allen & unwin,2003, R.B.克里布提供地图,“南海领土主权主张”,第 217 页(2010 年 11 月 12 日)。

“近海”区域的领土争议

南海南起新加坡,北至台湾海峡,海域面积 350 万平方千米(140 万平方英里)。其中,中国与越南声称拥有大部分的海域。

中国同其东南亚邻国正在进行的海上领土争端常被称作“近海布局 (near seas construct) ”。其中,中国的“近海”范围涵盖所有东亚海域,并延伸至第一岛链,包括渤海湾、黄海、东海和南海。20 世纪 80 年代中期,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采纳了“近海防御”概念,将其防御纵深从“近岸防御”扩展至第一岛链。2009 年,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指出:“为保卫中国领土和主权,确保海上权益,中国海军决定将其防御范围设定为黄海、东海和南海海域,包括根据联合国海上公约规定的中国领海,以及自古以来属于中国领土的南海诸岛。”

据 2010 年 9 月英国广播公司新闻报道,南海悬而未决的领土争议导致各方冲突不断升级,将对整个地区安全稳定造成不利影响。中东至日本的石油运输船只将面临风险;东北亚地区经济的向上发展势头可能出现逆转;中国与东南亚的贸易往来也将面临障碍。

中国军方领导人将黄海称作中国首都的门户和进入其心脏地带的“重要通道”。一份著名的中国日报最近发文指出:“在黄海、东海和南海问题上,中国在其立场和利益方面明确宣示了其底线。”

“在历史上,外国入侵者不断地将黄海作为进入中国北京和天津心脏地带的通道,”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的罗援少将在 2010 年 7 月《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中说道,“美国和韩国选择的联合军事训练海域据北京只有 500 千米。对任何国家在距离中国心脏地带如此近的区域进行军事演习,中国都将会感到安全上的压力。”

2010 年 10 月,日本前外交官,日本东京国际交流中心高级研究员田中均在接受《彭博新闻周刊》采访时指出,正是中国近期增加了在海上活动,才导致东盟国家开始构建自身的海上前线。田中均称:“我们需要利用压力,鼓励中国在国际社会中采取建设性的行为。”

2010 年 10 月,在越南河内举行的第 13 届东盟峰会上,日本首相菅直人(左)、韩国总统李明博(中)和中国总理温家宝举行了三边会谈。峰会上,东南亚国家正尽力同中国制定一套行为准则。[美联社]

2010 年 10 月,在越南河内举行的第 13 届东盟峰会上,日本首相菅直人(左)、韩国总统李明博(中)和中国总理温家宝举行了三边会谈。峰会上,东南亚国家正尽力同中国制定一套行为准则。[美联社]

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统计,东盟成员国在 2009 年的军费支出已上升至 275 亿美元。2010 年 10 月的《彭博新闻周刊》指出,越南对包括喷气战斗机、地空导弹、军舰和俄制潜艇的军事装备进行了升级;此外,印度尼西亚也制定了 180 架俄制苏霍伊战斗机的庞大采购计划,此外还包括数量不明的 F-16 战斗机采购计划。

“几百年来,东南亚国家同中国的关系经历了多次起伏。对他们来说,提到中国这一庞然大物般的邻国,脑海中浮现的绝非毛茸茸的可爱动物形象,”印尼科学研究所研究教授安华 (Dewi Fortuna Anwar),在 2010 年 8 月为《雅加达邮报》撰写的评论文章中这样写道,“东南亚无论在过去,还是在将来,都将充分意识到传统上以龙为图腾的中国所内蕴的希望和危险。在冷战期间,中国一直被看作是十足的威胁。不过,时至今日,东盟国家相信中国经济潜力巨大,军事实力不断增长,与其打交道的最好办法是将其充分融入到地区秩序中来。”

2010 年 4 月,越南设在长沙群岛(南沙群岛)附近的警卫站漂浮在海面上,南海这一水域的归属问题至今存在争议。[路透社]

2010 年 4 月,越南设在长沙群岛(南沙群岛)附近的警卫站漂浮在海面上,南海这一水域的归属问题至今存在争议。[路透社]

寻求地区稳定

2003 年,中国同意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按照条约,缔约国将放弃以威胁和武力手段解决争端。早在 2002 年,中国便与东盟签署了一份名为《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类似协议。南海宣言的主旨,是维护和平并帮助存在领土冲突的国家将注意力放在经济发展而非领土争端上。

很明显,东盟希望中国能遵循《东南亚和平友好合作条约》。不过,对中国近期在南海地区展示武力的行为,东盟即使谈不上警觉,肯定也是相当失望。”安华在《雅加达邮报》的文章中写道。他还谈及了南海最近发生的事件,并认为这些事件“可能刺激东盟国家追求各种手段来巩固其安全,其中包括加强同美国的军事合作。”

在 2010 年 10 月的第 5 届东亚峰会上,东盟领导人和中国在保持地区稳定方面又向前迈出了一步,双方签署了《中国-东盟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战略伙伴关系联合宣言的实施行动计划》。本质上,本计划代表中国承诺最终签署具法律约束力的南海行为准则。

该行为准则要求相关国家尊重国际航空和航海自由,并要求禁止使用武力威胁等。据英国广播公司新闻报道,东盟先前多次尝试要求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签署并遵循行为准则,不过并未完全实现,因为某些“建立信任措施”从未得到贯彻。在最近一轮会谈中,与会官员称,必须达成并签署一份有法律约束力的行为准则协议,以便在 2015 年使东盟市场经济一体化得以巩固。

 

对这篇文章评分

目前评分: 2.8 / 5 (532 票)
 

这篇文章还没有人评论。您要第一个发表评论吗?

 
提交评论

亚太防务论坛(APDF)评论政策

*为必填项




1500 剩余字符 (1500 字符上限)

Button